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今天是外婆八十五歲的冥生,雖然她離開我和媽媽十年了,卻依然時時被我們懷念著。 外婆出生在桂花飄香的金秋季節,於是父母給她起了個小名叫“秋桂”,出生於貧苦人家庭從小就嚮往讀書的外婆終於在上學堂後給自己另外起了個名字“慧君”,外婆跟我說起改名的原因:“秋桂”聽起來像丫環的名字,“慧君”才像小姐的名字。年幼的我仔細想了想,覺得外婆說得挺有道理,就這樣我記住了外婆的名字。 和出生在新中國誕生不久的母親被稱為新中國的孩子一樣,出生在1925年外婆也是當時的新中國的兒童,因為辛亥革命發生才過去14個年頭;和我出生時有國家領導人去世一樣,外婆出生的那年春季,孫中山去世了。於是,外婆出生的年份我也記住了。 外婆也有過快樂的童年。外婆的媽媽,我的曾外婆,曾牽著外婆的手,告訴她,長沙城裡以前清朝時是什麼樣子,哪裡原來又是城牆,後來拆掉了。正如多年後外婆和媽媽一塊散步懷舊一樣,外婆一邊念著哪裡哪裡以前是什麼樣子,一邊和媽媽談論著。 快樂的童年很快隨著父親的去世結束了。十三的外婆為了家裡也掇學出去打工,那一年是1938年,長沙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文夕”大火慘案。整整三天三夜的大火將有著古老燦爛歷史文化的長沙城焚燒貽盡。如果不是在南門外的大舅爺爺極早發現並回家報警,半夜裡睡著的曾外婆她們後果不堪設想。 家沒了,逃難又開始了。在危難時局中做工的外婆認識了外公。後來,外婆說,選擇外公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外公在郵政局,逃難有車。逃難中發生了一件事證明了外婆的決定的正確性。在一處小橋旁有許多等待過河的車,小橋很窄,剛剛夠汽車的輪胎寬,這時,日本兵在後面追。焦急中輪到郵政局的車了,司機憑著精湛的技術和沉穩的心態救了一車人的命,車過去後,外婆看到後面其它的車因為心急和技術不穩,一車車翻下了河。後來,在洗臉的河邊還看到了從上游飄下來的一具具屍體。 逃難中,年輕的外婆因為沒有經驗的疏忽,失去了她的第一個孩子,一個女孩。第二個孩子也因為種種原因有了殘疾。 外婆身體一直不好,經年的勞作和營養缺乏,經濟的困苦,使生育成了一種嚴重的負擔。於是,在生完小姨後,外婆做了一個絕決的決定,不再要小孩,我幾乎能想像當時外婆的無奈,勇敢和果斷。 外婆和她那個時代的女性一樣,忍耐了一生的辛苦,勞作一生,為了養育五個孩子放棄了新中國剛成立時無數好的工作機會,一輩子為家庭犧牲了自己。最後年老的時候因為沒有工作,沒有養老金,當外公去世後,只能靠兒女們的贍養。兒女們都有自己的家庭,贍養能力有限,年老多病的外婆只能在無奈中捱日子。外婆的經歷告訴我,女人的一生,一定要有自己的經濟實力,而不光是靠丈夫和兒女。 外婆有兩顆齙牙,這大大影響了勤勞又愛美的外婆的心情。後來,外婆跟我說,她最要好的兩個朋友——現代語就是“閨蜜”了——都是大美人,並帶著幾分彌補遺憾的得意之色,使我暗笑之。我當著外公的面調侃外婆道,外婆不要瞧不起自己的齙牙,外公就是被您的這兩顆齙牙吸引的。外公和外婆都哈哈大笑起來。善良的外婆讓我從小就知道了,心靈的美麗從來都勝過外貌。我的外婆是美麗的! 外婆的生病起因也簡單。我和表妹出的那年,折磨自己數十年的婆婆死了,兒女們又都各自有了工作,日子漸漸好起來,升級又當外婆又當奶奶了,外婆的心情自然好起來。在我記憶中的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兒女們週末和節假日都回了外婆家。每當這時,外婆都會做一桌子菜。當大家都吃完了,收拾中的外婆捨不得倒了剩飯剩菜,於是自己偷偷吃掉。那時,日子好起來了,餐桌上的雞鴨魚肉也多。外公以前有肉鋪的朋友,經常帶些肉回來,記得我小學三年級一個暑假在外婆家長胖好幾斤。後來,外公腦溢血動了手術,菜吃得清淡了。所以,那個時候,剩飯剩菜一定都是外婆吃掉的。又高又瘦的外婆根本沒想到自己會有腦血栓。是啊,一輩子沒吃過好飯好菜的外婆,卻在晚年迎來了一個物質超極豐富的時代,又怎麼能輕易就捨得浪費呢?可惜的是,那個時候的人們,沒有誰會想到,病其實大多數是吃出來的,是“生活方式”造成的,是“無知”導致的啊。當風燭殘年的外婆生命的最後七年在我家渡過的時候,我看到了心腦血管病是多麼的可怕,長壽一定是要健康做基礎。外婆再一次以她的經歷告訴了我,健康的重要性! 外婆為出生的我做了四季替換的小衣服一大疊,在我剛出生的日子就送到了媽媽的產床邊。在月子裡為我洗澡,照顧媽媽,所以媽媽以後常對我說,有娘的女兒才幸福。後來,那些衣服表妹表弟們又接著穿了,在那個時代,外婆的能幹惠級了所有的兒孫們。長大後我遺憾地對媽媽說,如果當年留下些衣服做紀念多好啊,那些小衣服一定非常可愛,凝結了外婆不少的心思和智慧。 外婆愛文藝,愛讀報,愛剪報,喜歡唱歌,也喜歡聽戲。也許,外婆的這些基因是源自於她的奶奶和父親。外婆的奶奶是個開明而勇敢的女性,在清朝末年,因為無法忍受鄉下的閉塞和族里長輩的虐待,一個人帶著兒子進了省城,靠替人盤發為生。外婆的父親是一名能工巧匠,會做風箏,有一手好木工活,那些舊時的雕花木床就是像外婆父親那樣的巧木匠才做得出來的。我想,我也是因為秉承了這些基因元素吧,因此感到外婆更像一個可以愉快交談的朋友。 外婆走了,她是留念我們的。可是,她走的那時,正值中午,大家都在另一個房間午餐,沒有人在她的床邊。 外婆被葬在了外公一起。在追悼會後的回憶中我寫下了《寄懷外婆》:七年流水光陰,歎情長病久,磨人碎,暗傷魂。此別無語匆匆,將滿腹心事都付了春風。青山寂寂,水田漠漠,安祥平靜中。願相逢泉下,與君敘離情。希望外婆和外公在下面聊聊離別之情。 死者已矣,生者當生。 外婆去世兩個月後,表妹的兒子出生了。也許是外婆在冥冥中以這樣的方式,又讓我記住了她去世的年份。兩個月時間裡,一去一來。那個春天,被我永遠地記住了。 外婆,我想你,生日快樂! 文章來源:大羽媽媽 |翼天使的眼淚BLOG |飛魚的軌跡 |曉雪 |王成瑩的品牌營銷之路 |Hip clicks |坐在沒有終點的BUS上旅行 |老胡 |生命是一個過程,一種體驗 |佟裡個佟 |